安贫乐道

If God is in me, he's a tumor.

我承认我很喜欢观察人,并以摸清人底细为乐。不巧又在这方面上颇有点天赋,所有结论都可以在日后得到验证,而我也只要与人发生接触就可以下意识搜集情报,所以能理解部分人在这上面的成就感来源。但我不会拿朋友来当活体材料,有些事自己知道,但较真起来没意思。人无完,你自己都不是好东西,自己。可是有句话叫装逼被雷劈。自以为是地拿小说硬往人身上套得来的满足感,真的就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。
但是没硬家伙的人装不久的,要判断很简单。
一,看她话语的前后逻辑。一段话由她起头,但从头到尾,她的观点就一直随着我的话而变化,最后把问题全推到我身上。这种话是完全没有说服力而且秀智商的。抛开这次不论,以前也不少例子可以验证,拙劣的模仿者和装逼犯。
二,我不跟人谈政治是因为曾经因为这话题而差点跟一个好朋友绝交,从那以后我发誓再不跟门外汉谈论这种话题。而她把全部原因归结于我有心理问题,我知道她估计想这么对我下定义很久了,简直是迫不及待出口成章噼里啪啦,以展示她对我的了解和自以为是的装小清新装多了的观察力。
三,如果我们没出去压马路就不会发生这事,之所以会出去就是因为我心情不好,这种前提下她居然认为我仍然必须时刻保持微笑, 听她那些可笑的长篇大论,只因为她跟我很熟,所以她认为自己有权利让我改变我的个性。说实话,我已经很久没听到这么搞笑的话了。她没见过以前我的状态,又老是一厢情愿地把我套入她那可怜的小清新世界观里,这一点我忍她很久了。

把这些记下来是不想再被这件事缠住,该写的都一次性写完了,就算告一段落了。现实里的事肯定还没完,毕竟我们还有那可笑的合租房。不知道最后能不能解决了,哈。

评论

© 安贫乐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