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贫乐道

If God is in me, he's a tumor.

飘飘荡荡~

如果贪图稳定,那我这四年的时光就可以推倒重来了,不会去福建,不会退学,不会去山东,不会发生这中间许多能说的不能说的,说得清说不清的事情。按遗传学来说,很奇怪我怎么会这么不安定,不安分。要不是我妈的病,可能这个词在未来很长时间都不会作为我人生的选择项出现。

直到两年前的那个暑假,我的人生又开始偏离轨道,或者说自己的心态被迫步入了一个新阶段。不能说这是件坏事。命运,这个词指代的东西,总是很难用好和坏去区分。

还有最近,开始真的有了步入社会的感觉,即使不回去上学继续在这里工作下去也没关系。慢慢懂得了很多人对于买房子的执念所在。契机是,我考虑了一下如果真要留下来,那我家出租的房子肯定要收回自己住了。之前犹豫是因为房贷,但是这段时间回想过去几次租房子、旅馆的经历,突然变得难以忍受。不想再寄人篱下,不想住个地方还要担心这个,操心那个,可是最后换来的还是两手空。一瞬间我突然就懂得了很多人说的,想要有个真正的,属于自己的家,这里面到底包含了怎样的渴求。

所以不管是回家还是留下来,都想呆在有自己房子的地方。

——我开始被这种渴望的魔力吸引了。



1  
评论
热度(1)

© 安贫乐道 | Powered by LOFTER